[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注我们: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中国珠宝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珠宝名人堂 >

承传与演绎——陈冠军子冈牌作品赏析

作者:   来源:   发表时间:2014-08-15 15:29:27  

1

陈冠军1976生于浙江上虞,1992年拜师学习玉雕技艺,2004年在苏州创办“冠玉坊”玉雕工作室。现为中国玉石雕刻大师,苏州市工艺美术行业协会玉雕专委会副会长。

作品《汉宫春秋》获2012年“子冈杯”金奖;作品《耕读传家》获2012年南京“兿博杯”金奖;作品《西湖晴岚》获2012年“苏艺杯”金奖、同年获杭州“良渚杯”金奖、2013年获得“百花玉缘杯”金奖;作品《姑苏十景》获2013中国(苏州)子刚杯玉石雕精品博览金奖、同年获第十二届“天工奖”金奖。

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听雪声,白昼听棋声,月下听箫声,山中听松风声,水际听欸乃声……

屏气凝神时,陈冠军的子冈牌里竟然有连绵不绝的悦耳之声。

2

陈冠军的子冈牌与陆子冈的子冈牌应该有着密切的承传关系,“方寸之间见天地之阔”便是玉雕概念的内涵和外延在时空隧道里相互穿越的结果。子冈牌自古以来就拥有白白润润、方方正正、实实敦敦以及玲珑剔透的质地,被赋以了无限的想象,再配以凹凸起伏的花纹,极富立体感。用简洁的雕刻方式,表现出诗词一般的风韵美,使得子冈牌长久地成为每个时代文化诉求的不二载体。

“良工虽集京师,工巧则推苏郡。”明末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中这样记载,苏派玉雕精雕细琢、玲珑剔透。说起苏州的治玉名家,最为著名的,不得不提明代陆子冈。自他发明了子冈牌后,皇帝与士大夫皆以玉牌为掌上至宝。至清代,更是扩大至文人雅士,寻常百姓亦有所好,或系于腰间,或挂于胸前,或戴在手上,或把玩于掌间。《苏州府志》载:“陆子冈,碾玉录牧,造水仙簪,玲珑奇巧,花茎细如毫发。”说的便是陆子冈琢制的水仙发簪,玲珑奇巧,花托下茎枝细如毫发而不断,颤巍巍地展现出花之娇态,深受欢迎。徐渭《咏水仙簪》说:“略有风情陈妙常,绝无烟火杜兰香。昆吾锋尽终难似,愁煞苏州陆子冈。”虽区区工匠却“名闻朝野”。张岱著的《陶庵梦忆》一书中称他为“吴中绝技”,但可惜的是,陆子冈没有留下他的“吾昆刀”,也没有传下他的操刀之技。

3

时过百年,新苏州人陈冠军接过了陆子冈这把无形的刻刀。17岁开始拜师学习玉雕技艺,真正接触子冈牌则是在20岁时。因修复子冈牌的原因,在对陆子冈的刀法,雕工技巧有了深入的了解后,他将目光停驻于南宋山水小景所营造的氛围上来。为打磨出与子冈牌相似的质感,陈冠军试验了各种工具,“砂皮打磨总感觉是浮在表面,不是我想要的。”他最后决定回归自然,“牛角、毛竹、树根、骨头,这些自然本质的东西,打磨出来的感觉才与古相似。”自创的抛光工具,使陈冠军制作出的子冈牌几乎可与陆子冈的臻品媲美。

快餐、快递、快车……生活节奏不断提速的今天,凡事求快求简,牌子的审美也在不断简化,陈冠军打破理论传统清代子冈牌形制上都有牌头的局限,用简单的明式线条作为装饰。内容上,“窃取”了写意山水画的意蕴,了了几刀,景色便跃然玉上,更多的留白,使作品顿生空灵之感,刀法也更干净利落。不同于“子冈牌”单一的矩形牌型,冠军还将籽料切割成扇形、海棠状、水滴形……他的《姑苏十景图》融入了苏州园林中的花窗元素,将玉牌镶嵌于花窗之中,古朴雅致之间又透着一份玲珑剔透。子冈刻玉非佳料不用,有“玉色不美不治,玉质不佳不治,玉性不好不治”之说,更尊崇“玉色勿欺行外,不允多夸半分;工价必衡良心,莫敢虚高一文”的从业之道。陈冠军自然是秉承着这样的理念,他的作品选料质地均一,洁白无瑕,造型则多变而规整,古雅之意较浓。

4

刚被评为中国玉石雕刻大师的陈冠军,觉得自己肩上的责任又重了许多。不断丰富苏帮玉雕的门类,让子冈文化在持续的创新中传承下去,是他现在正在做的。在陈冠军看来,陆子冈不仅是一位工艺师,更是一位吴门雅士,他是将山水引入玉雕的鼻祖,也是将文人的书画精神附于玉雕的第一人。但在我看来,陈冠军丝毫不输陆子冈,在他手下,子冈牌融入了更多的苏式元素,并不断翻出新花样。在承传与演绎的道路上,陈冠军如同悟得佛境的高僧,虽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但那山水之中总蕴含着的一片真实,在他眼里,于其刻刀之下,已非常人俗子所见之山情水态。子冈牌所流露出的一个“雅”字,在他这里,更多了一层圆融、闲雅、自得和愉悦。

子冈牌不再是静静描画在历史长卷中的一块牌子,陈冠军为它赋予了当代性,在承传的同时,做到了全新的演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