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注我们: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中国珠宝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珠宝名人堂 >

独立制表更具收藏价值

作者:   来源:   发表时间:2014-08-15 15:39:31  

当所有媒体的话筒与镁光灯都聚焦在我们耳熟能详的品牌上时,还有一个更富有创新色彩的领域——独立制表,被大多数人所忽视。此次YOKAMEN专访著名钟表收藏家、评论员冯兴辉先生,通过专业的角度让我们了解独立制表这一神秘领域。

钟表收藏家、评论员冯兴辉

钟表收藏家、评论员冯兴辉

YOKAMEN:这次展厅内最受中国人推崇的品牌都是哪些?

冯兴辉:百达翡丽、劳力士展厅每年都是最神秘也是最受关注的,今年是百达翡丽175周年纪念,多款重量级作品面世。劳力士也是破天荒地推出多个系列的全新款式,更是对切利尼系列进行了全方位的更新。

作为第一个入驻一号馆的国产品牌,飞亚达无疑也博取了更多国人的目光。再加上高圆圆和古天乐两位明星的助阵,一度使得飞亚达展厅成为整个展馆最热闹的地方之一。

YOKAMEN:哪些新技术是这次表展的看点?

冯兴辉:BVLGARI宝格丽L'AMMIRAGLIODEL TEMPO首次将恒定动力装置与斯敏斯教堂三问结合起来,并且一改传统三问表装设在9-10点位之间的“鲨鱼鳍”式滑簧,取而代之的是在7点位看起来像翘起的表耳,设立启动装置。

芝柏研发了数年的恒力擒纵,也是目前钟表行业所有恒力技术中真正从擒纵机构开始着手的技术亮点。这款作品获得了去年11月份举办的日内瓦钟表大奖的最高荣誉:金手奖。

YOKAMEN:钟表圈的3大集团军(LVMH、历峰、斯沃琪)均有什么特色?

冯兴辉:LVMH阵营不断壮大,从去年开始更是将真力时、豪雅、宇舶以及新近收购的宝格丽排列于最重要的一号馆首层主入口两侧,被称为LVMH“四大金刚”。

历峰集团主导日内瓦表展阵营,虽然不对公众开放,不过每年也是备受行业关注的技术、设计流行源头,和巴塞尔表展呈犄角对抗之势。

品牌收购方面,斯沃琪集团也不甘示弱,成功将去年宣布收购控股成功的海瑞温斯顿移至一号馆中心位置。这里多年以来都是斯沃琪集团品牌的地盘。

YOKAMEN:国人在境外购表的习惯会对行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如何改善?品牌有什么举措?

冯兴辉:国人境外购表,主要影响的是内地钟表市场,对整个钟表行业的影响不大。无论是境内境外,中国人都是实实在在掏腰包的群体,因此苏黎世班霍夫大街两侧的表店以及顶级奢侈品皮具、服装店基本清一色配置中文流利的导购不是没有理由。

说到改善,去年签订的中瑞自由贸易协定算是多方努力的结果,包括在3月26日巴塞尔表展开展首日,进行的全球媒体新闻发布会中,瑞士展览集团、巴塞尔表展组委会、瑞士参展商委员会无一例外的表示对中国税收政策的关注,并表示会不断对此作出努力。

YOKAMEN:基于以上原因,中国人在平价腕表市场上选择是十分小的,有什么渠道能让消费者有更多机会接触到那些品牌?

冯兴辉:地域的问题,很难在短时间内获得很好解决。不过网络时代没有什么是绝对的。也正是政策的限制,才催生了一大批海外代购群体以及电子商务公司的出现,虽然很多都是国内法律、政策的擦边球,不过普通消费者的逐利性还是为这些渠道提供了很好的生存及发展土壤。

YOKAMEN:近些年您也格外关注独立制表人,独立制表与大众品牌间的差别与共通点是什么?

冯兴辉:差别是自由与用心程度。独立制表师通常都是一个人或者很小(3-5人)的家庭亲属团队来操作,决策通常在于一人,没有大众品牌、集团公司决策的冗余程序。另外,独立制表更容易诞生新的技术以及创意,因为制表师的思路很多都是天马行空,他们会为将自己理想中的创意在作品端实现出来而倍感欣慰和满足,当然也会全身心投入。而这种制表所需的“天马行空”精神如果放在大的集团或者公司内,则十有八九要被扼杀掉,因为公司CEO考虑的只有市场以及终极目标——MONEY。至于共通点,我想还是关注上面的差别吧。

YOKAMEN:推荐几位您比较推崇的独立制表师。

冯兴辉:Phillippe Dufour和中国独立制表师马旭曙。Phillippe Dufour大师是公认的独立制表之王,无论是传统复杂技术还是机芯打磨处理工艺都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近年Phillippe Dufour年事已高,已经不再自己动手制表,转而培养一些后辈以传承衣钵。即便如此,每年的巴塞尔表展还是能够看到Phillippe Dufour的身影,他会在各个独立制表品牌以及制表师展位“串场”,交流技术,传授经验。展会期间更是主动邀请马旭曙去他的工作室参观并现场给马师傅演示机芯打磨要领。

马旭曙则是目前国内唯一一个独立制表人候选会员,明年参展之后便可以成为独立制表人协会AHCI正式会员。马师傅车工出身,为人朴实,每年巴塞尔表展总是一身夹克毛衣,不过这丝毫不影响其制表才华的展现。我与马师傅是多年好友,每当他有新的技术想法,他都很愿意和我交流讨论,我也有幸能成为马师傅最新作品的知情人和建议者。

Moritz Grossmann小三针

Moritz Grossmann小三针

YOKAMEN:推荐三款您认为是上乘之作的独立制表师腕表。

冯兴辉:首选Moritz Grossmann小三针,一只让我看了一眼就再也走不动的作品。这枚腕表除了包含所有德国表应有的元素之外,还独具创新的增设了表冠即时复位以及一键起摆的功能设置。

我很专情,按照常理,说完Grossmann就没有其他的可讲了,不过为了照顾问题以及丰富内容,特意将我比较欣赏的另一位LB大师的作品做一下介绍。

LUDOVIC BALLOUARD大师的同名新作腕表,12个小时时标用中国汉字表示并且被内外两个圆环截成两部分,内外圈呈相反的方向转动,正确的小时数会在12点位置的窗口相遇。在制表技术已经相对饱和的情况下,通过设计来展现时间的做法被越来越多的制表师所采用,并且已经衍生成为制表行业复杂功能的一种。

YOKAMEN:独立制表师的腕表与传统品牌腕表相比保值性高不高?在收藏的角度上来说利不利于收藏,购买后维修如何解决?

冯兴辉:就保值性方面来说,独立制表师的作品多数是优于传统品牌腕表的,因为它们包含了所谓保值所必需的“少量”、“手工”、“独特”等多个元素。对于真正爱表的朋友来讲,独立制表师的作品从收藏角度与品牌化腕表没有差异——不会因为是独立制表而更加娇贵。不过,对于很多技术、设计独创的顶级独立制表人来说,所有的售后维修都必须由制表师本人亲自操刀,这样对于一些年事已高的独立制表师作品来说,会让一些人产生维修困难的疑虑。不过,这点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如果在腕表还没有到手之前就想到坏了以后的事情,虽不说是杞人忧天,也总会丧失一些把玩的美好感受。

巴塞尔表展开展前忙碌的工人们

巴塞尔表展开展前忙碌的工人们

YOKAMEN:最后分享一些您在basel遇见的趣闻趣事吧。

冯兴辉:每年往返于巴塞尔表展,能够发现趣闻趣事的心境以及情趣早已淡去,因为自己的眼睛和耳朵里都是一件件腕表尤物。不过今年Basel表展,我在表展正式开始前两天便来到展馆附近入住。所以在没有接受正式的腕表信息轰炸之前,刚好有闲暇在展馆周围逛逛,虽然谈不上非常有趣,不过也给我的巴塞尔之行留下了难得的回忆。熟悉的展厅之外,有很多工人在忙碌着搭建花圃以及运输展厅内的桌椅等办公用品。当我拿起相机给他们拍照的时候,基本所有入镜的工人朋友在发现镜头瞄向自己的时候,都会很配合地摆出各种POSE或者扮上各种鬼脸,不卑不亢,友善可爱。他们是整个表展的功臣,但是很少有参加表展的人能看到他们。开展前忙碌布置,等到所有人离开的时候,也就是他们再次回到这里工作忙碌(拆展台)的时候。因为有了他们,每年10多万人流的巴塞尔展会才得以善始善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