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注我们: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中国珠宝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珠宝名人堂 >

珠宝诗性哲学家--陈世英

作者:   来源:   发表时间:2014-09-28 14:40:49  
  

  30年前,福州来的雕刻小学徒,在30年后震惊巴塞尔珠宝展。在华人世界唯一担得起珠宝大师之名的陈世英,早在80年代中就开创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Wallace Cut雕刻法,在欧亚大陆声名鹊起。无论是王菲的那枚能够“站立”的婚戒,还是俄罗斯皇室成员为新婚太太订制的神秘礼物,比起它本身的夺目光彩,巨星贵胄的青睐都显得不足为道。当他对新材质的开发应用解决了世界珠宝界的重大难题后,面对国际顶级珠宝品牌的盛情邀请,他只淡淡地说了一句“我要做自己的事。”在欧美珠宝业巨头们面前,他是“那个可怕的中国人 ”,因为看过他作品的女人,对几乎所有的奢侈大牌都会丧失兴趣。

珠宝界的混搭高手

  用绿色璧玺衬托粉宝、黄钻,用 400多年历史的紫檀木配上璀璨钻石,用现代感十足的钛合金镶嵌翡翠......陈世英的创作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混搭,却又展现出闻所未闻的惊人美感。当他把一块出生已经400多年的紫檀木配上翡翠和 20多克拉的钻石,做成“红楼玉扣”,不但以非凡的古典美超越了中西方文化的差异,更巧妙运用镂空技术解决了为紫檀减重和防裂的难题。

  雕刻家出身的他深知:“珠宝的大小是永无止境的,既然追求不到最好最大的话,不如去追求精神层次,展示珠宝里面的内涵,这是一个设计师应有的责任。”人们用贵重宝石追求珠宝文化,正是因为在珠宝创作领域,精神意义远远超越生活品位。而陈世英敢于用流线型的紫水晶掩盖圆形白钻的光芒,就是为了折射出蝴蝶飞舞时亦幻亦真的感觉。这是一位有责任感的珠宝设计师应当拥有的独立设计观。从中,你看到的是艺术,是美,而不是克拉数和宝石级别。同样,他在打磨过的宝石上雕刻蝴蝶翅膀上的脉络,埋上金丝,再附上珠贝。最终,多样化的莹彩在他的奇妙混搭下放射出连最昂贵的单一材质都无法比拟的光辉,而这才是珠宝设计的终极真谛。

  “宝石就像人一样。小孩刚出生的时候就是没经过打磨的原石,在学习更多智慧之后,才成为人。 ”设计是为人而作,在陈世英设计的项链上看不见搭扣,无论脖子是长是短,或肥或瘦,它都能按照自己的形状完全帖服。他的作品看似天马行空,内里却机巧深厚。因为他不但懂得珠宝的物理特性,它更像了解朋友一样了解它们的性格,也正因如此,他的设计才会被称之为“性灵派珠宝”。而除了像他这样真正懂得宝石的有心人,又有谁能用“石头”造出“庄生晓梦迷蝴蝶”的画境?

 
为佛舍利雕刻塔座的信徒

  “为什么要做百合花?因为在古代百合花是用来供佛的,它有一种檀香的味道,在近代,香味已经没有了。 ”“为什么要用蛇形?因为千古以来,蛇是智慧的象征。”拥有深厚国学积淀的陈世英曾在90年代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经历,而正是这段意义非凡的雕刻时光成为了他艺术创作最艰难的时期与重大的转折。90年代中期,有一位亚洲收藏界的传奇人物跑遍了欧洲、瑞士寻找最好的工匠,为佛牙舍利制作舍利塔。跑遍了欧美,没人敢接。佛塔设计牵涉到七种专业领域的经验,冶金的难度高得超乎想象。陈世英带着设计稿去找香港最好的冶金师,师傅对他说:“你不用想了,不可能。铸造如此大件的七公斤黄金,绝无可能。”他前往日本,拜见珠宝业铸造机器最好的专家,对方却以为他带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前来嘲弄示威;他跑遍了德国,依然无所斩获;最后在瑞士,他找到了一家铸造军工用品的专业工厂,“这很难,但我们可以试试。”当他们尝试到第七次时,冶金环节终于成功。而同样的困难也出现在佛塔中央的水晶球设计上。面临水晶球一打就破的困境,他一直打到第九个水晶球才有所领悟:“打水晶球的时候有声波在里面活动,它不消失的话波长会越来越强,强的最后就破了。所以,关键在于如何在打制的过程中破除声波。 ”佛塔制作的困境还不仅在于罕见的技术难题,更大的问题在于它已经超越了一个人的精神承受能力,它并不只是一件作品,而是全台湾所有佛教徒的精神圣物。“佛教舍利是象征佛在世的证物,2000多年前佛在人世间,是他身体的一部分,证明他真的来过,并不只是传说。所以,我们并不是把一个水晶球简单地黏合,这是供奉舍利的圣物,不是千百年,而是永远不能掉下来。”

  是陈世英为佛光山实现了“永恒”,在那里,你仍能看见这座被奉为镇山之宝的舍利塔,被他巧手挖空的水晶球从任何一个角度看都通透光明,两边装饰着龙形的浮雕,美妙非凡。谈及佛塔制作对于他的意义,他说:“整整两年半,它一直在磨砺我的心,直到现在,我能造出属于珠宝的诗性哲学,也是从那时得到的启发。 ”

“钛”美丽的新发现

  在陈世英之前,从未听说过钛能做高级珠宝。当陈世英带着钛合金制作的高级珠宝前往巴塞尔参展,全世界济济一堂的珠宝界巨头们顿时鸦雀无声,最后其中一位拿起酒杯感慨:“那么多年来,我们都在找新的创作能力和材料,看到他我终于松了口气。”

  世界珠宝设计界的瓶颈被他打破,这种拥有很强的硬度、记忆力、重量却只有黄金的五分之一的金属,一旦被引入珠宝设计领域,设计空间顿时被扩张到五倍之多。钛的记忆力是黄金的十倍,如果镶嵌一枚钻石需要米粒大小的黄金,那么钛就只需要米粒的十分之一,而另外十分之九被释放出来的空间,能令钻石放射出更亮的光彩。当 Statement、Oversize风格在高级珠宝界大肆盛行,大多数女人都遇到了两难的境地:既不想让耳垂被沉重的贵金属拉得变形,也不敢长时间佩戴假珠宝以免发炎。于是,既轻又有杀菌功能的钛完美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即便被设计成巨大夸张的艺术造型,别在丝绸、雪纺衣服上却轻得丝毫不会下坠。

  你一定会好奇既然钛那么好,为何直到今天才被开发出它的珠宝用途?道理非常简单,因为几乎没有人能够解决钛的制作难题。钛被焊接的时候很脆,用常用的珠宝焊接方式它会断裂,而且熔点很高,冷却很快,用传统车床去锻造根本无法相连。钛被铸造时需要完全真空的惰性气体去保护。“它有波长,也有人性,你烧它,它会有抗拒。我们要克服,只有跟它沟通,好像哄小孩子那样。然后才把我们需要的材质和它融合为一体。”陈世英花了6年时间去探索钛的铸造技术。最终,成功地为医用钛带来了华丽新生,也为全世界爱美的女人,带来了美丽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