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注我们: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中国珠宝网-中国珠宝行业最具影响力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珠宝名人堂 >

苏然:玉雕作品真正的灵魂在玉石本身

作者:   来源:中国珠宝网   发表时间:2015-02-03 16:29:37  

     如今她拥有众多的头衔——中国当代玉石雕刻大师、中国高级玉雕设计师、全国青年优秀工艺美术家,中国青年玉石雕刻艺术家,中国宝玉石协会理事,北京工艺美术大师,北京工美学会常务理事,京派宫廷玉雕新一代传人,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春秋玉道特聘艺术顾问……

苏然:玉雕作品真正的灵魂在玉石本身

苏然:玉雕作品真正的灵魂在玉石本身
 

  与苏然约谈之前,记者曾采访过许多玉雕大师,他们都是清一色的男性。也的确,长期以来中国玉雕界一直以男性担纲,女性大师则凤毛麟角。记者不禁揣想:一个年仅30多岁的女人是如何在玉雕界占有一席之地?她经历了怎样艰辛的奋斗历程呢?

  “哪一个选择错了就可能不会走上这条路!”  

  说这话可一点儿也不轻松。早年的人生道路曾经有过多种选择和无数诱惑,今天的苏然已然对玉满怀挚爱并对玉雕充满痴迷。她不能想象,任何一个决断错误都会让她与玉擦肩而过!

  苏然在北京出生,很小就跟随支边的父母到了甘肃张掖。因为是医药世家,自爷爷那辈儿就行中医济世,受家庭影响父亲同样学医和行医。在甘肃的条件比较艰苦,幼年玩的东西很少,很小便喜欢上了画画,并对父亲带回来的一些漂亮小石头格外感兴趣,将这些五颜六色的石子儿投到鱼缸里真的非常漂亮!这种情结使她直到上学以后在路上遇到漂亮的石头子都喜欢往回捡。

  早早回到户籍地北京念书后,她对家后面的玉器厂产生好奇,有意无意地到那儿玩。这里到底做什么呢?她产生了一些莫名的憧憬。初中快毕业的时候看到了玉器厂技校的招生简章,于是仅凭着喜欢,她瞒着父母一意孤行地申报并且获得通过。

  也许喜欢涂鸦——也许那些漂亮的小石子儿让她倾心——居家附近的玉雕厂让她感到好奇——这些似乎都预示着她与玉石有着一种缘分、与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然而,若不是早早回到北京念书?若不是义无反顾地报考北京玉器厂技校?如果在彷徨中鬼使神差地先考高中然后选择一个好的大学?——也许今生真的与玉石无缘了!

“从事这一行业前就有一种心结:我一直用这种意志坚持到现在。”

  “玉器厂技校前三届为三年一招生,到了自己那一届为两年一招生,之后就是每年一招生。办了九届之后就结束了,前后也就经历十几年的时间。”说这话的时候她有些感慨!她告诉记者,最后人员流失非常大,好多人都改行了,坚持下来的并不多。

  究其原因:很多人是以学美术、学艺术的心态进来的,但是玉器厂并不是那种纯艺术,它属于工艺,需要通过很长的时间去学习玉雕最基础的技能,这段时间也是非常枯燥的。当时国家正处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一切都是统购统销,毕业后国家给你安排什么工作你就做什么工作。加之90年代初期,受经济大环境影响,玉雕厂非常不景气,因此大部分同学都改行了,很多人经过自学高考,希望通过增加自身学历的方式实现改行;也有的人找一些门路调到科室做行政工作。然而苏然却相信,“枯燥的过程也正是考验耐心的过程。只有当这个玉雕技艺慢慢地渗透到自己全身的细胞,你才能从内心真正喜欢上这个行业。”于是在1990年毕业被分配进北京市玉器厂人物车间后,师从工艺美术大师宋世义。在她的学徒生涯里,凭着热爱和坚持,她没有退缩,一干就是二十多年。

  “不具备独立思考能力的就只会是一个匠人。”  

  因为玉料的珍贵,所以在做之前都要进行精心的设计,做学徒期间是完全不能够自主操控的,经常要在师傅的指导下共同完成一些大型的作品。师傅画得笔道都非常准确,做学徒的往往会认真地按部就班地往下做。要熟练地完成这些技艺是必须要走的路,看起来确实很枯燥。如果师傅把一些理念灌输给你,而徒弟如果全然不去独立思考,把自己的思想融入到玉雕当中,慢慢地就会养成依赖心理,长此以往,缺了师傅这个拐棍自己就不会走路了。

  苏然认为,“学艺的道路上因人而异,有的人聪明学得会很快,有的可能一辈子就只能做匠人。”她反复强调:“做这一行业首先必须得自己喜欢,从中觉得越来越有意思。如果不把它作为一种艺术,而仅仅认为就是一个工作,可以养家糊口,就没有办法真正融入进去。”

 “一味地去模仿不是玉雕的出路!”  

  “当代的玉雕大师如何去对待这些玉?这是让我深深思考的一个问题。我常常怀有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觉得玉首先需要体现对传统文化的传承,但一味地模古和复古也是不合适的,当我们去关注故宫那些藏品时,就会发现,它们虽然来自古代,但每个历史时期都带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因此当代的一些题材同样需要我们用当下的文化符号来表达,这才是当代做玉人的正确理念。”

  制玉的特点往往受到材料的局限,苏然告诉记者,自己会根据一块具体材料更适合做什么样的题材而分几条腿走路。她把自己的创作分为五大系列,其中既包括经典和传统的纹样,也有从现代人的审美角度出发设计制作全新的东西。比如籽料,好的上等的和田籽料都是小块的,没有太大的,很适合表现宫廷派的玉牌。玉牌是明末清初陆子冈创造并延续下来的风格,都有严格的制式,一般以5×7厘米或4×6厘米为标准的制式。往往两边饰以对称龙纹,并且一面是画面,另一面用文字。这样的形式很受历代文人推崇。苏然在做这样的牌子时,虽然力求继承经典文化的精髓,但已经不拘泥于所谓标准化的制式了。画面的表现更具现代审美,形式也更加强调唯美性。她创作的另外一些作品,比如《俺爹俺娘》、《沧桑》还有《感悟》等,这些题材已经在传统图案当中无从考究,完全表达个人对当下多样性的思考,所用材料系采用含僵的玉石,利用其俏色进行巧雕而成。僵石的俏色特征还让她产生联想,创作出毛泽东诗词《忆秦娥.娄山关》,大大开拓了当代题材的创作范围。此外,佛教系列也被列为设计和制作的系列之一。苏然曾经拜见过一些活佛和法师,从他们身上她能体察到一种信仰。这种信仰并不仅仅表现在言语的虔诚和天天礼佛的形式上。她所理解的是:人需要有一种以因果关系为依托的信仰。于是以佛教为题材、发挥佛教文化的积极作用、促进文化繁荣成为她今后所研究的重要内容之一。

  在北京生活久了,看到各个方面都是中正的、对称的。而传统的龙纹、边饰也同样强调对称和中正。对苏然来说,制玉的过程就是一个感受儒家文化、修身养性、学习做人的过程。她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能够具备像玉一样的品德,把所有的文化精髓都提炼出来,在继承优秀文化的前提下,幻化出一种不拘泥于传统形制,自由奔放的表现形式。

  “它的温润你只有通过细心体会才能感觉到!”  

  做玉20多年间接触了无数的材料:玛瑙、岫玉、松石、芙蓉石、水晶、珊瑚全做过;各类材料的低档、中档和高档也都涉猎过。为什么她最终选择和田玉作为自己创作的主要材料呢?“因为和田玉的品德真的让我由衷地感到,为什么它在儒家文化里被奉为‘君子’的化身!在我制玉的过程中能体会到它的确优于其他材料。和田玉文化能够传承八千多年是有根据的。精炼成五德——仁、义、智、勇、洁。它的质感不像玛瑙或翡翠那样光艳,它符合中国人的中庸、中和、内敛不张扬;它的温润也非常符合中国人的性格和中国人的一种主张,不需要特别张扬跋扈。人们看到翡翠首先去议论它的种水,想到它的价格,翡翠俨然成为财富的象征,却很少有人去想它更深层次的内容,比如说雕的什么?表现什么样的主题?没人去关注。”

  当然现在已经有很多诸如俄罗斯料、青海料等替代品充斥市场,苏然却能一眼就看出这是和田玉,那是俄料,为什么呢?如果从俄罗斯料里挑出最高档次的材料与同样是最高档次的和田玉相比,苏然告诉记者:“你就会发现它们的润度是不一样的。”

  她在触摸和田玉的时候常常有一种特别润滑的感觉。这种感觉只有在非常静谧的时候才能体会深刻,如果在白天那种繁杂的环境下和不清净的心静下去触摸玉效果就不明显。常常在很晚的时候苏然叫来自己的朋友,让他们去体会触摸俄料、青海料以及和田料带来的不同感受。“只有和田玉它有特别地顺滑的感觉,特别像婴儿的肌肤。”

  和田玉的韧性以及更易雕琢也让苏然大加赞赏。“我说的易雕琢就是体现在工艺细腻的方面。比如我们表现一块牌子的一些细节——眼睛、衣纹或手脚,它的材质能够让制作者达到很细致入微的程度。”

 “玉雕是一门特殊的艺术,不可能先有设计再有制作。”  

  “和田玉的设计制作如果不是因材施艺,那做出来就会很僵硬。”苏然反对有些人不加思索地拿了一块料就去做自己熟悉的题材。比如有些人做观音的时间多了,拿来任何材料就不假思索地做成观音,但不去分析这块材料是否最适合用来雕琢观音。她认为,要让一块料更好地体现自身价值:是要做它的瑕疵——也就是挖脏去绺。“尽量地把瑕疵、绺裂或脏的部分掩盖掉,那才叫玉雕。否则很天然很美好的一个料,你赋予一些无用的工,难道会体现出它的价值吗?你的工艺就是一种浪费!”所以她坚决秉持根据材料去创意和设计,而且一定要遵循以料为先的原则,努力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难以想象,一个不懂材料、不懂玉,甚至不喜欢玉的老板,只晓得一味追求利润,一味地去应付市场需求,也就不可能使自己成长为一个真正的喜欢玉和做玉的大师。苏然庆幸自己能够遇到一个好的合作者、一个好老板,并在一个好的公司里顺利发展,尽可能地把自己的潜能和风格完全体现出来。

  她有一种认知:“艺术一定是在解决了温饱后才被广泛消费。也就是脱贫了才能脱俗。”她表示并不愿意做一些很世俗化的东西,而希望做一些留世的、真正能够表现当代人的思想和诉求的作品,以表现当代现实的历史为己任。她今年正在酝酿一个有关中国共产党成立历史题材的作品。她认为,纸张会腐烂、木雕也会糟朽、青铜同样抵御不了悠久岁月而锈蚀……只有玉是存世最久远的,是天赐神物!它可能几亿年也不发生变化,所以希望将一些经典的题材在玉的身上加以塑造,也是对自己所从事的这个行业的一个贡献。

  当下,苏然被誉为全国最年轻最具发展潜力的玉石雕刻家,她的作品雍容富贵、中正大气,被收藏界视为珍宝,引来各地收藏家争相购买。与她交谈,能感受其沉静文雅、文人色彩浓郁。她认为,玉雕作品真正的灵魂在玉石本身,因而秉持以自然纯朴的玉石为先,强调玉石浑然天成,仅辅以简约的设计原则,最大限度地展现玉石的自然风采,给人印象深刻。